如果不是,那我希望所有科学家都不要